漳州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没有风风铃也寂寞

发布时间:2019-11-22 16:28:26 编辑:笔名

没有风,风铃也寂寞

如果有人问林小朵你有没有喜欢的人,林小朵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有。但如果再接下去问那个人是谁,林小朵便羞涩的低下头,沉默不语了。任凭谁问,也没有下文了。所以至今,也没有人知道林小朵心中的那个他到底是谁。林小朵知道,那个他就是陈俊,埋在心底已经1827天了。

大一新生刚入学的迎新典礼上,陈俊作为学院第一名代表学生发言。林小朵抬眼就看见了陈俊干净的脸庞和白色衬衣,一颗心也就随着他声音的抑扬顿挫而此起彼伏,林小朵第一次知道了心动是什么滋味。

第二次见面是在学院的元旦晚会上,陈俊还是白色的外衣在台上弹着吉他唱齐秦的《大约在冬季》。林小朵听见下面有同学叫他的名字,她才知道原来他叫陈俊。他真的很适合白色,林小朵在心中想。

林小朵变得快乐了,因为在她心底有一个秘密,林小朵每天都枕着这个秘密入睡,梦中她和陈俊来到普罗斯旺,在紫色的薰衣草丛中许下爱的誓言。

林小朵从旁人的口中知道陈俊加入了学校的英语社团,林小朵知道后也毫不犹豫的也加入了。社团里经常会组织活动,让两个人互相搭配练习口语,林小朵高兴在心里,终于可以跟陈俊面对面了。只是林小朵没有想到,参加社团的人会那么多,多到他跟陈俊一个学期也没有机会搭配在一组里。

陈俊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在学校的外文期刊室学习英语,林小朵也去。陈俊去的早,每次都会坐在第二排靠窗的位子,林小朵就会坐在他的斜对面,胡乱找出一本书来,整个上午林小朵都不敢抬头,怕陈俊会看见她羞红的脸。

林小朵辗转从别人那里得到了他的号码,大一时候的林小朵是矜持的,看着簿中他的名字却迟迟没有勇气拨过去,怕自己太冒昧。林小朵总对自己说,再等等,等我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。过年的时候,林小朵绞尽脑汁写了一条祝福的短信发给陈俊,陈俊问她是谁,林小朵却没有回复。

一直等到陈俊身边多出来一个女孩的时候,林小朵也没有找到理由。那天在去图书馆的石子路上,林小朵看见陈俊亲密的握着一个女孩的手跟她擦肩而过,林小朵的心顿时就失落落的疼。那时已经是四月天了,学校树丛中的锦带花正如火如荼的开着。那个女孩林小朵见过,很漂亮,跟林小朵是同一个专业的,叫吴菲菲。

四月份的英语六级陈俊过了,林小朵也过了。学院里只有他们两个大一新生过了六级,得到了学院的表扬,在学院的宣传栏上,林小朵第一次看见了她的名字跟陈俊离得那么近。

大二刚开学的时候,吴菲菲竟然搬到了她们宿舍。听别人说,吴菲菲这个人太高傲,因此受到了同宿舍人的排挤,林小朵的宿舍是六人间,只住了五个人,所以吴菲菲就搬了进来。舍友们对吴菲菲都很冷淡,只有林小朵不,林小朵跟吴菲菲走得很近,林小朵想从吴菲菲中得到陈俊的消息。因为其他舍友的冷淡,吴菲菲对林小朵格外的热情。有时候林小朵就想,如果没有陈俊,她跟吴菲菲还会成为朋友吗。

熄了灯之后,吴菲菲就会爬进林小朵的被窝,对林小朵讲她跟陈俊之间的故事,林小朵每一句都听的仔细,只是不说话,等到吴菲菲说的累了,她们就平躺着,盯着天花板想各自的心事。林小朵就想,如果她是吴菲菲该多好。

吴菲菲的朋友不多,大多是异性朋友,因为仰慕她的美貌,女性朋友,也许就只剩下林小朵了。所以购物,逛街,吃饭,吴菲菲总是会叫上林小朵,虽然有的时候林小朵并不情愿。通常都是吴菲菲和陈俊走在前面,林小朵电灯泡似的跟在后面,看着陈俊握着吴菲菲的手,林小朵的心就疼,像针扎。林小朵想起第一次与陈俊面对面时的情景,吴菲菲拉着她的手向他介绍,“这就是我最好的朋友林小朵”。

陈俊回答说,“我知道你,我经常在图书馆遇见你”。林小朵的心就怦怦的跳,他总算还记得她。

吴菲菲自从做了陈俊的女朋友,就自愿包下了陈俊所有脏衣服的清洗工作,每周一次。周一吴菲菲把脏衣服拿回来,下个周一再去送新衣服,顺便拿回来脏衣服,吴菲菲每次都拉着林小朵一起去。

吴菲菲整日地跟陈俊在一起,每次回来时间都很晚,吴菲菲经常就嚷求林小朵帮她洗衣服,林小朵也不气恼。每次都是到超市里去买碧浪茉莉花香味的洗衣粉,洗陈俊的衣服时,林小朵就会格外的用心。等衣服浸饱了阳光,林小朵就会把衣服整整齐齐的折好装在袋里,等着吴菲菲给他送去。衣服的扣子林小朵是每个必扣的,林小朵说这样衣服折起来才会平整,好看。吴菲菲不做,她嫌麻烦。

寒假开学吴菲菲没有回来,吴菲菲在假期中脚踩滑了冰,小腿摔骨折了。因为吴菲菲的不在,陈俊也没有联系林小朵了,她跟陈俊之间的友情,不过是因为吴菲菲。周一的时候,林小朵打跟陈俊说,我晚上去你那拿换洗的衣服吧。陈俊在里有些不好意思,最后还是说,那就麻烦你了。林小朵挂了之后心里美滋滋的,她争取到给陈俊洗衣服的权利了。晚自习下课没多久,林小朵就站在陈俊的楼下等他。那时天还下着雪,在路灯的照耀下甚是好看。

“这几天天不好,衣服可能不会干的很快”。林小朵说。

“不要紧,那就麻烦你了”。接下来就剩下了一片的沉默。没了吴菲菲连他们两个人的说话都变得短暂和客气。

大片的沉默之后,林小朵说,“那我走了”。林小朵走时心是有些酸酸的。

三四天后,陈俊打请林小朵吃饭,林小朵说好,然后就在这头哭了,这是陈俊第一次请她单独吃饭,等了这么久,总算有了第一次。陈俊问她喜欢吃什么,林小朵说,我吃什么都行,随便吧。陈俊就点了三个菜一个汤。席间的话题也不过是围绕着吴菲菲,也许,除了为菲菲他们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可谈的了。吃完饭,陈俊结账要走,林小朵说,把东西打包带走吧,扔了怪可惜的。陈俊看着她,还是遵从了她的意见。

一个星期之后,林小朵去给陈俊送衣服。陈俊问,“林小朵,我以前的衣服是不是也是你帮我洗的?”

林小朵低着头问,“你怎么会知道。”

“因为衣服的扣子和香味不一样。”

林小朵就像是被人偷窥到了心底的秘密一样,涨红了脸。林小朵说,“陈俊,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。”这是林小朵有史以来最大胆的告白了。一时间陈俊也不知该说什么,两个人都僵持在那里。

还有一个星期吴菲菲就要回来了,吴菲菲还没全好,只是舍不得陈俊。吴菲菲回来之后,林小朵就对吴菲菲说,我现在准备要考研了,以后不能跟你们一起了。

吴菲菲问:“林小朵你不是不考研吗?”

“我刚刚决定的”,林小朵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有些凄然。林小朵再也没有跟吴菲菲陈俊一起,生活中剩下的只有书本了。每天的早出晚归,连吴菲菲的面也很少见了。林小朵的努力没有白费,在大三下学期的时候就得到了在一家外企实习的签约。过年之前,林小朵跟学校请了假,在外实习。那一年冬天,林小朵也没抽出时间回学校,只是林小朵听舍友们说,陈俊领着吴菲菲去见过他父母了,他父母还很满意。林小朵听了之后,就更不想回去了,觉得已经没了回去的必要了。

大四毕业前的散伙饭,吴菲菲说无论多忙,他们三个人也要在一起聚一聚,以后就天南海北了,说见不着面也就见不着了。林小朵是直接从班上过来的,穿着粉紫色的套装,头发剪短了,一副干练的样子,全然没了大学时期的的羞怩。

吴菲菲说,“小朵,一年多没见,没想到你变化真大,变得越来越漂亮了。”林小朵啜着酒杯微微的笑。

晚上回去的时候,吴菲菲让陈俊送林小朵回去,林小朵推辞,却终究没有拗过吴菲菲。在路上,陈俊说,“林小朵,你知道你是什么吗?”

林小朵摇摇头。陈俊说,“你是风,我是风铃。”

林小朵问:“什么意思”?陈俊却以一句你到了切换了话题。

陈俊因为学习成绩的优异,留校做了辅导员,吴菲菲靠着家庭的势力找了份在银行的工作。突然有一天,林小朵收到了吴菲菲的,吴菲菲说,她跟陈俊下个月就要结婚了,让林小朵做她的伴娘。“”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结婚了“,林下朵说。

“是啊,是他妈逼的”,吴菲菲说的不情愿,但话语中还是透着幸福。

吴菲菲去婚纱店试婚纱,林小朵也去了,吴菲菲去试婚纱的时候,林小朵叫住陈俊说,陈俊,我们合张影好吗?照相的时候,林小朵在心中说,陈俊,就让我做你一秒钟中的新娘吧。林小朵在照片中笑的嫣然,只不过穿的仍旧是伴娘的衣服。

林小朵是请了假去给吴菲菲做伴娘的。忙前忙后的,什么事都做,看着陈俊跟吴菲菲许下誓言,林小朵强忍着眼泪。

几天后,林小朵在上班时间收到了陈俊的,陈俊问她,“林小朵,你记不记得我说过的话,我说,我是风,你是风铃。”

林小朵说,“记得。”

“因为没有风,风铃也寂寞。”

林小朵听了,眼泪就流了下来,跟决了堤似的。林小朵说,“陈俊,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我听不懂”。那边沉默了一阵,挂断了。

林小朵抹干了眼泪,给家里打了个,“妈,我打算回家工作,你托人给我找个地方吧。”

那头就说,“回家好啊,妈就希望你回家工作。”挂断了,林小朵的眼泪又来了。

热菜
保险
伤感文章